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非正常结合(二)(下)(o攻a受)

第二章结束,各位看的开心啊

二上





看到安德尔走出艾伯特的房间,满头白发的约瑟芬不禁热泪盈眶,他是看着艾伯特长大的,那个令人敬仰的军神不过只是个失去父母内心脆弱的孩子罢了,如今已经24的艾伯特已经到了适配的年龄,各家的少爷小姐都不断地被送来,可艾伯特却从来看不上眼,这让约瑟芬常年地处于担忧状态,如今艾伯特终于与一位美丽的男性omega结合了,这让约瑟芬顿生一种吾家少年初长成之感,不禁喃喃道:“老爷,夫人,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少爷终于找到了一位可以托付终身之人。”说完,酸涩之情不禁让他潸然泪下。话说......为什么少夫人已经出来了,少爷还呆在房间里呢……果然,要好好给少爷补补了,这体质,怎么能早日诞下子嗣呢!这样想着,年迈的管家先生坚定地握了握自己的拳头。

       艾伯特头疼地看着饭桌上的虎鞭、鹿茸、山药更甚者,还有秋葵,面无表情地问道:“这些......怎么回事。”管家微笑道:“厨房知道少爷昨天和斯图亚特家的小少爷结合了,说要给你补补。”还没待艾伯特开口,又急忙开口道:“哎呀,都忘了,以后就要叫夫人了,老了老了,少爷可不要在意啊。”艾伯特无奈地看着约瑟芬,这个从小看他长大地老管家从很久以前就期盼着自己找到一个自己心爱之人,想到这里又叹了口气,想必他现在还以为是自己标记了安德尔呢,只是......咬了咬牙,天知道他现在屁股有多疼   

       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艾伯特徐徐地说道:“帮我备车,我要去斯图亚特家。”

       然而急于离开餐厅的艾伯特没有看到约瑟芬泪眼婆娑,拿出手帕默默地擦眼泪的样子。




        焦躁地坐在车里,握着口袋里已经被捂了一路的小盒子,约瑟芬打开了车门:“少爷,可以进去了。”装作平静的点点头,艾伯特走下了车子,斯图亚特家的庄园宛如一个黑洞般,艾伯特深呼一口气,迈着严谨的军步进去了。

        无奈地笑了笑,旁人看不出来,但约瑟芬清楚地知道艾伯特现在十分的紧张,只是......少爷,您只是去求婚而已,不用像去见皇帝那样啊。





       走进大厅,艾伯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浑身萦绕着莲花香气的男子,仔细地嗅嗅,还能察觉出其中自己淡淡的薄荷味,眼中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温柔与依赖。

       安德尔对着艾伯特羞涩地笑笑,轻抿了一口红茶,雾气遮住了那双淡蓝色的眸子。

       弗里斯轻咳了一声:“将军这是?”

        艾伯特没有接话,而是径直走到安德尔面前,深吸了一口气,单膝下跪,摸出那个已经被捂热的小盒子,打开盒子,艾伯特略带颤抖的声音传入了安德尔的耳中:“安德尔,你……愿意嫁给我吗。”盒子里精致的戒指闪着美丽的光辉,那是艾伯特成年之时,回到帝星的住宅,授封后专门请顶级的大师制作的,那里包含着艾伯特对未来伴侣的信赖与忠诚,艾伯特用更加温柔的声音说道:“相信我,我绝不会抛弃你,更不会爱上他人,我愿意,用生命守护你!”

        安德尔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英俊坚毅的脸庞上带着所有人都为之信服的坚定,他从未想过,这个男人会给自己的伴侣,他,安德尔,如此重的誓言,无奈地笑道:“当然。”伸出自己的手,那个戒指,多少人抢破头都得不到的东西,那超越一切的誓言,安德尔微笑着,却问着自己,用这样的方式结合的我,真的有这个资格得到吗,眼前的人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只因有这样的责任感,他才能做军神啊。

       弗里斯并没有在意自己被无视,微笑着点点头:“如此一来,我们两家,可是亲家了啊。”

       艾伯特细心地为安德尔戴上戒指,道:“伯父不必如此提醒艾伯特,我们安特洛斯家族的人绝不会背叛自己的爱人与家族,既然我与安迪结合了就不会抛弃他,也定不会亏待你们斯图亚特家族。”

       弗里斯的笑容僵了僵:“将军哪里的话。”

       艾伯特拉起安德尔的手,冷淡地说道:“婚期定在三个月后的十五号,希望这段时间伯父能将安德尔交给我。”顿了顿,又道:“伯父应该也知道吧,alphe的占有欲。”

       忙不低的点点头,弗里斯招来仆人,吩咐去整理安德尔的行李。

       艾伯特满意地看了看弗里斯,牵着安德尔的手走出了这座令人感到压抑的庄园。




        “该死的,他艾伯特居然敢这样对我。”弗里斯气得把一个花瓶摔在了地上

        “老爷你别生气。”身旁美艳的妇人满脸焦急地劝道。

        弗里斯大喘了几口气,摆摆手让女人离开,看了眼庄园外疾驰而去的车辆,冷笑道:“等一切结束,你们就没有价值了。”




       “噗,你这样对他说话,就不怕以后被报复吗?”

       艾伯特挑了挑眉:“他敢!”

       安德尔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在家中可不得宠,等利用完你,这事他绝不会就此揭过。”

       艾伯特环住安德尔,让他把头靠到自己的身上:“我都知道。”叹了口气道:“弗里斯在你母亲过世不久后就去了新的妻子,这种对伴侣不忠的人,又岂会是个大度之人。再说了,你怎么能不相信你的alphe呢!”坚定的语气带着一丝委屈。

        “怎么会。”轻轻地揉了揉艾伯特的腰:“但是我的alphe,昨天可是我标记的你哦。”

        红了红脸,艾伯特:“你别乱摸啊。”

        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不会再乱动他,安德尔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约瑟芬:啊,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真好 



TBC






啊,第二章就这样结束了,然而,想看肉的孩子们你们要等很久了(作者其实不会写肉,只能尽量拖着)

  9 7
评论(7)
热度(9)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