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非正常结合(三)(o攻a受)

断断续续打了好几天,真不是我拖稿,我要上课


话说主角进展好像太快了(这是篇甜文,别在意,别在意)


这是(二下)









帝国历任以来最强的军神订婚了,让无数omega和bate心碎的消息,也让许多家族皱眉开始改变计划,当然最开心的是大部分alphe,缺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而安德尔,则成为了让无数上流名omega要咬碎一口银牙的公敌,当然,斯图亚特家族又成为了一个风尖浪口的话题,继迪亚希小姐成为王妃后。

 




       “艾伯特,你真的愿意给我这样的承诺吗?”

       “什么?”艾伯特迷惑地看着安德尔,安德尔叹了口气道:“我与你,不过只是一场意外罢了,你真的,会用生命来守护吗?”艾伯特愣住了:“你不相信我。”“什......”手腕感到被人用力的握住了,安德尔惊讶地看到那张平时鲜少有波动的坚毅的脸庞带上了委屈、焦急和一丝失望:“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手上的力渐渐消失了:“既然你标记了我,我与你便是以生命为契的伴侣。”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艾伯特怔怔地问道:“你不愿意与我成为伴侣。”

        安德尔无奈地揉揉了他的头:“没有的事,我标记了你就会对你负责的。”感觉身前的人渐渐放松下来了,又道:“只是......你身为一个alphe,本来的你应该是上面的那个,也不用担心被撤职,可现在......”艾伯特不禁有些失笑,捂住了安德尔的嘴道:“嘘,我既然认定了你是我的命定伴侣,我就抓着你不放了,先婚后爱,反正贵族也不差这套了。”笑着对安德尔道:“更何况,你会说这些给我就证明,你信任着我,甚至对我是有感觉的,这样的你,怎么会没有资格呢?”

       安德尔不禁开始唾弃着自己改不掉的omega本能——泪腺太过发达。






       阳光从半透明的纱帘处照入,慢慢睁开眼帘,怀里的人还没有醒,安德尔的笑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宠溺,从今天起,以后的早晨都会是这样了,怀里的身体并不柔软,身体上附着一层肌肉甚至可以说有点硬,或许这个人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喜欢蜷起来睡吧。

        艾伯特觉得自己被什么拢着,温暖的触感让他想起了母亲,莲花淡淡的香气带着让人安心的味道,艾伯特不自觉地蹭了蹭,睁开眼睛,面前的人正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他:“没想到,我们最强的军神大人也会有这样小孩子一般的举动啊。”艾伯特红了脸:“才没有......我今天要去上朝,你......”安德尔耸了耸肩道:“今晚要去斯图亚特家参加晚会,我要去那边准备。”说着,低下头轻啄了下身下人的唇道:“你可要好好准备啊,今天也是告诉世界,你就是我的alphe的日子。”推了推白皙却不似一般omega那般的结实的胸膛艾伯特坐起身:“知道了,你就在那好好等我吧。”






       帝国的朝堂总是压抑的,金色的大厅中站着的,也总是那几个眼熟的人,皇帝则坐在帘幕后听着自己的大臣做着总是不太变的报告,艾伯特拢了拢自己的外袍顺便小小地、不引人注意地打了一个哈欠,啊,帝国的早晨还是这么无聊呢。

       “艾伯特将军,感觉很无聊吗?”

        艾伯特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真是不饶人,都这么老了眼里居然这么好:“当然不是,不过比起打得火热的前线,让我在这里听报告,好像不太适合啊。”“将军真是,爱开玩笑啊。战争前段时间刚结束不是吗。”艾伯特冷哼一声道:“想必各位都知道吧,这只是短期的休战,联邦不可能会如此安静。”

       帘幕稍微动了动,威严的男声传了出来:“艾伯特,你还是觉得帝国亏待了你吗?”艾伯特笑笑:“怎么会,只是臣放心不下前线,毕竟,战况随时会有变动,不是吗?”帘幕后的影子好像点点了头,道:“即如此,将军在休整几天,便可会前线。”艾伯特笑道:“哪里哪里,只是臣与人订下婚约,希望陛下给臣一段时间,待成婚安顿好以后再回前线为陛下开疆扩土。”帘幕后的人似乎是点了点头。

       提赛亚上前一步道:“陛下,科学院那事......”男人轻咳了几声道:“此事,交由莫夫里负责,莫夫里。”“在。”“你的人,你自己去好好调查,要是出了岔子……”站在艾伯特左后方不远的老人满头大汗着,颤抖道:“陛下放心,绝不会出差错,臣定会抓住风兰带到陛下面前请罪。”帘幕后的人慢慢站了起来,原先一起站在帘幕后的两名侍从赶忙走过去扶着男人离开了。

      艾伯特看着如鸟雀般散去的众人,打了个哈欠又生了个懒腰,“你这人,怎么,与omega结合后松了筋骨?”艾伯特翻了个白眼道:“怎么?羡慕了?单身狗?”披散着发的蓝袍男子“呵呵”了一声道:“艾伯特?你皮痒了?”艾伯特转了转手腕:“我看是你皮痒了,在军校那几年你和我的对局可是......”“停停!性格怎么还是这么不讨人喜欢。”男子抖了抖又道:“也就那安德尔会和你在一起了,史上第一暴躁omega,怎么样,没挨揍吧?”艾伯特觉得自己后面好像又开始痛了:“提赛亚!我看你是真找揍,竞技场见。”阴测测地笑了笑:“好几天没练手,我还怕生疏了。”提赛亚抓了抓自己柔顺的发翻了个白眼道:“谁怕谁。”






      登上“青月”,一股暖流缓缓注入了身体中,笑着摸了摸操作盘,艾伯特叹了口气:“要是在现实就好了。”温和的男声传来:“再过不久就能回战场了,master您还真是闲不住啊。”稍微调试了几下机体性能,艾伯特握上操作杆无奈道:“没办法啊,谁叫我是军神呢,再说,操纵着机甲的那种感觉......不过,现在的任务,是把对面那个家伙打爆。”“对面好歹也是你的好友啊,更何况,对着‘燕离’我还是有些不忍的。”“一回来就和我拌嘴,着家伙就是个损友。”“呵呵,master啊……”

      银白色的机体如神般站在虚拟竞技场的一头,镀了秘银的机身闪着淡淡的如同月光般光辉,后颈处刻着月牙形的标志,与之相对的,暗红色的机体站在另一端,一片片如羽翼般的甲片包裹着机体的手臂、后背和前胸,提赛亚从手腕处解下丝带,把长及腰部的黑发扎起,邪笑道:“喂,燕离,对面那家伙可不会手软呢,你也别心软啊。”“……在下,不辱使命。”

       一瞬,青月和燕离同时飞离远点向对方冲起,青月手臂上的盖板打开,锁链连接着匕首稳稳地被握入手心,燕离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起跳,抽出利剑刺下……






        蛋舱打开,一双修长结实的腿跨出,提赛亚靠在墙边调笑道:“不愧是军神大人,出蛋舱还这么帅气。”艾伯特淡淡地瞥了一眼道:“少摆弄你的骚包姿势了,掩盖不了你输了的事实。”“啊,真是的,为什么偏偏只会输给你这家伙,妹子也是,和你在一起第一眼总是看你,你这种冷漠无情、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啊——真是受不了!”“噗,输给你我还是军神吗。”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艾伯特周身的冰冷瞬间消退了,提赛亚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喂喂,据说今天斯图亚特家的晚会你也会去?”“是啊,怎么了。”提赛亚一把拉过他勾住肩膀小声地说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被算计了,斯图亚特家的我可不觉得你会去接触。”算计......这样一想,好像是的,不过......“想什么呢,安德尔挺好的。”推开提赛亚,艾伯特径自走向自己的悬浮车,转过头又道:“啊,对了,你也被邀请了。”“啥?我记得我没收到邀请函啊。”

       “我的。”





  

        斯图亚特家族,公元纪时古老而神秘的家族,无数的帝王出于这个家族,在新的纪元里,也是无数家族所要低头让步的强大家族,而这个家族,迎来了他的喜事






        金碧辉煌的大厅,男男女女在舞池中跳舞,在舞池外手持香槟谈笑风生,乐队奏着舒缓而轻柔的音乐,安德尔晃了晃自己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在容器中震荡着:“不合群......吗......”

        金色的大门“嘭”的一声打开,穿着银色披风的男人站在那,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军神大人到了!”艾伯特瞬间就被人群包围了,安德尔感叹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啊…...”只是心中仿佛灌了什么,想把那个人扯到自己的身边,搂进怀中,宣誓这个人是自己的......轻抿了一口红酒,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人,安德尔发现一个长发的男子正向他走来。

        “您好,美丽的先生,我是艾伯特的好友,提赛亚·卡佩,可以交个朋友吗?”怀疑地看了眼提赛亚,安德尔冷笑道:“卡佩先生,如果您是想搭讪的,我想您应该知道我曾经的战绩吧。”又看了眼艾伯特:“更何况,我可不觉得严谨的军神大人,会有您这样轻浮的好友。”提赛亚尴尬地笑笑:“哈哈,那啥,别这样啊,某种意义上您可是我的大嫂啊。”真是的,这样不可爱的omega果然只有艾伯特那种家伙才会喜欢,呸,这两个明明是天生一对,都欺负我这个无辜可爱的人。

        “提赛亚你没事吧。”“你俩果然是一对,都这么会欺负人。”艾伯特默默地抬脚踩了提赛亚一下,“哇,你干嘛!”谈话声突然停止,“哈,哈哈,各位先生小姐,女士先生们好啊,哈哈,不用在意我,哈哈哈。”看到一双双写满“这人是谁,真没礼貌,是那个平民窟里出来的吗”的眼睛转开,提赛亚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噗,艾伯特,你这是小心眼了吗。”艾伯特扭过头:“我什么都没做。”“呵呵。”   

        “说起来,为什么叫我大嫂?”

        “啊,这个啊,艾伯特这家伙是我表哥啦。”

        “哦?”安德尔怔住了,卡佩家族与斯图亚特家族不同,虽不如斯图亚特家族强势,却根深蒂固让人无法撼动半分,朝中曾经有人妄图让卡佩家族在朝野中消失,但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的家族反而从此一蹶不振,成为一个小贵族。向艾伯特的眼睛看去,想要向他确认。

        艾伯特默默地移开眼睛:“是,我的母亲……是卡佩家族上一代的长女。”

         “听闻雅丽安娜小姐三十年前出走未归,只是没想到……”

          “母亲她……不喜欢贵族的生活。”艾伯特从旁边拿过一杯香槟一口喝下:“她出走家族去了战场,没有人知道她是卡佩家族的长女,只知道她是“战场女神”安娜,她欣赏我的父亲,那时候已是军神的父亲,从不认为母亲是个温婉的omega,两个结合后,才知道……”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

         “对,母亲还是不愿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她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她想要以新身份活下去,但是……”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料到有一天会牺牲在战场上,也是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也算是卡佩家族的遗孤。”自嘲地笑笑:“最后还是利用了这个身份。”提赛亚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但是你用他活了下来啊,而且你看,也只有我们知道啊。”

         “感谢各位赏脸来斯图亚特家族参加晚宴。”弗里斯在大厅旋梯的顶端高声喊道:“此次,还想请各位见证,犬子与艾伯特将军订婚之事。”

         安德尔上前一步拉住艾伯特:“走吧,该去表演了。”






          一黑一白的两人各自从两边的旋梯走下,眼神交织,从未间断,站在中间的高台上,艾伯特握紧了又回到自己手中的戒指,银白色的秘银,星星钻点缀在其上,对面的人浅笑着看着他,绣着银色繁复花纹的黑色长袍裹着那人只有自己看过的美丽躯体,黑色的长发用银色的发冠束起,艾伯特深吸了一口气,迈着坚定步伐向前。

        安德尔笑着,那个人,自己将会度过一辈子的男人,银色的披风,与自己的黑袍相映,余光瞥到那些灼热的眼光,心中的满足与喜悦无限的放大了,他会用一生来守护自己,安德尔的笑容又加深了,我会用更大的承诺去保护你的。

        “安德尔·斯图亚特,你,愿意嫁给我吗?”

         缓缓地伸出手指,银白色的戒指被小心地套入指尖:“好。”

         人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成功了。”落地窗下,黑袍的男子笑道。




TBC





新角色上线啦啦啦,下章不知道什么时候更大概下个月吧。



  5
评论
热度(5)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