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蛇燕】思念(小短篇)

最近梦间集肝的厉害,超喜欢这对的说

私设飞燕是灵蛇养大的












正文

       “飞燕,跟我来。”后方没有传来熟悉的声音,灵蛇才惊醒,飞燕不在:“啊……飞燕你在哪……”








       已经忘记了第一次见到飞燕是什么时候了,那个小小的团子,冰天雪地中,若不是眼力好,定不会有人发现,软软的白发染着点金色,几乎与身后的雪景融为一体。
灵蛇抱着小小的孩子,许是刚刚被人抛弃,襁褓还带着微微的暖意,灵蛇冷笑道:“亲情,不过如此。”









       飞燕长的很快,灵蛇这才发现原来他也是天地精华所凝聚形成的神兵,可又是哪个狠心的铸造师把他丢弃了呢……
       “尊上!这是我给你做的莲心糕。”小小的孩子,眼里闪着期待的光芒,灵蛇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捻起一块:“嗯,很好吃。”接着又捏了捏他的脸:“不是说叫我哥哥吗,怎么又叫我尊上了。”飞燕鼓起脸不满道:“尊上可是这昆仑山的强者。”灵蛇抱起飞燕:“飞燕对我可真好啊。”“那是自然。”










        挂满冰凌的树下,飞燕舞着锁链,一根根冰凌被打碎,飞舞的冰晶在阳光的折射下给飞燕蒙了一层光,远处的灵蛇怔怔地看着他,许久,还是离开了。
        坐在药炉前,烟雾带着一丝药香飘散在空中,灵蛇撑着脑袋,眼睛无神地盯着药炉,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帕角上绣着一只灵巧的燕子,嘴角带上了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微笑。








       很多年以后,一群人来到了昆仑山上,那时昆仑山被魍魉所侵,灵蛇与他们联手清除了所有魍魉,但没有想到的是……








       “尊上……我……能否下山?”

       眼前的人浑身写着“紧张”二字,灵蛇愣住了,从未想过飞燕要离开自己,他虽有野心,但常年待在昆仑山与飞燕相处,早已不愿下山,只想与飞燕在这度过天荒地老,可飞燕……灵蛇这才惊醒,是啊,飞燕是不同的,他从小生长于昆仑山,从未见过山下的尘世,是他禁锢了飞燕。
       “你……去吧。”终是,只剩自己了吗……










       飞燕经常躺在树上,望着月亮,与那人的发色一样的光辉照在身上,树下的伙伴们各自嬉闹着,偶尔,也会羡慕倚天和屠龙,君子与淑女,拿出自己的手帕,帕角的小蛇,带着灵蛇的气息,飞燕不禁想到:灵蛇大人,会来吗?










       飞燕总是队伍中最会照顾人的,虽然说话直率总是令人气得发笑,但是不会有人会说讨厌他。
       繁星满天的夜晚,倚天靠在树上,屠龙和圣火令去切磋了,原本闭目养神的他,突然睁开眼,树上那个月白色的身影一如月亮般清高、落寞。翻身飞上树枝:“飞燕兄,在想谁?”
淡蓝色的身影立在树枝的末端,倚天出自峨眉派,也是冰雪纷飞之地,清傲的气息和灵蛇、和自己截然不同,飞燕只是摇头:“没什么,一个……故人……罢了。”倚天注视着他许久不说话,望着月亮道:“是那位,灵蛇大人吗。”飞燕蜷缩起来:“倚天,你说,那人会来找我吗?”
        远处,屠龙满脸的不爽,正与圣火令走来,倚天轻声道:“在下,不知道,但是那人,想必也思念着你。”说完便跳下树枝飞身到屠龙面前。
        “思念……我……吗?”











       灵蛇自飞燕走后时常会发呆,药也炼毁了好几炉,也会时常想着,要不要下山去寻回那人,可是走到门口,看着自己的山庄,灵蛇总是叹息着走回去。
       灵蛇也不是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没有飞燕时,他想要称霸;捡到飞燕时,他想要在那孩子身上试自己的药;飞燕小的时候,他想要保护他;而飞燕长大了,他想要飞燕总是在自己的身边;飞燕走的时候,他想要挽留……灵蛇自嘲地笑笑: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生活已经被飞燕渗透了吗……











       下山是迷惘的,离上山时已经过了许多年,物是人非还是人物皆非,灵蛇不知道,飞燕在哪,他也不知道。
       遇到了很多人,皆天下有名的兵器,可始终没有心心念念之人,飞燕……会遇到的吧









         或许现在未见,可未来,无人知晓




END



我个人玩抽卡的游戏有点非,刚玩着游戏的时候连四花都抽不太到,后来号里有了飞燕看到和灵蛇尊上的故事超级伤心我没有灵蛇,但是我小号很欧气(四个五花(没有重复的),连紫薇都有),有灵蛇,然后灵蛇大人问我飞燕在哪我就更伤心了,于是就有了这篇,也祝大家抽到想要的卡,抽不到记得大喊一声“阿杰”哦

  57 2
评论(2)
热度(57)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