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梦回

😂打个气,加油,写得很好

洛嬴:

    我是被彻骨的寒所惊醒,偏过头,发现炭盆中的火已经熄灭。起身,嘴角是掩饰不住的讽刺。不得不说洋人的品味实在不行,连个暖炉也当个宝贝。
隐约从旁殿听到婴孩的哭声,心中一紧,连鞋子也不顾,冲向了主殿。
    门大开,一瘦削人影,身上挂着一袭黄袍。青丝未挽,垂在身后,背对着我,立于鎏金雕花摇篮旁,逗弄着摇篮里的婴儿。眼前一黑,被门槛绊倒,摔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姬姜,”他转过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你看你看,它喜欢我”手指在婴孩眼前扫过,被婴孩一把抱住,含在了嘴里。“姬姜姬姜”他愈发高兴,“啊”忽的他一声痛忽。我奔过去:“主子。”“哈哈他笑出声,“这次小东西,咬我。”我望着这个贪婪吮吸着我主子血肉的哲得沙尔汗国,心中一阵厌恶。脸上却不得不扬起笑容“主子,它这是饿了 ,来我带它去找奶娘。”“姬姜,你这是睡糊涂了?”主子显然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这孩子分明是个国家。”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近日是怎么了,这孩子还是我在偏殿找到的,这么冷的天,就和小菊...”“主子恕罪,”我制止了他,“把它交给奴吧。”主子微微侧过了身,让出一个位置。我走过去,俯身抱起了摇篮里的婴孩。
这孩子长得与王疆像极了,微鬈的发,高鼻深目,只是那比眼镜还宽的眉毛和紫色的眼睛*让我一阵作呕。“夷人的杂种”我心中恨恨道“华夏的毒瘤”我一点点地将主子的手指从阿古柏*口中往外拖,婴孩失去了血液的来源,狠狠一口要在了主子的手指上。“松口,”我厉声喝到。手指捏住它的皮肉,狠狠地拧了下去,婴孩吃痛,松了口。我乘机把主子的手指取了出来。这该死的杂种许是因为吃痛亦或是因为失去了吮吸主子血肉的机会,猛地哭了出来,哭声何其的响,透着无限的虚伪与做作。
“主子记得擦擦手”我的态度可以说是极其无礼,可我也顾不了许多,反身就跑,主子在身后直喊,我也没有回头。
国祚台,高百尺。真龙栖处,不与人世通。
我走出殿门时,周围已下起了雨。我走向与下界想通的白玉梯,透过升腾的雾气,看到一人立于下方。“陕甘总督左季高。”我突然开口,下方之人许是有些惊诧,微抬头,似是想透过雾气看到些什么,我一笑,单手掐出怀中婴孩的脖子,慢慢将他提起。“左总督対新疆之地的看法实在独到,此次出征......”我顿了顿,一点一点收紧了自己在婴孩脖子上的手,“定能以破竹之势平定叛乱诛杀逆贼。”话说至此,我猛地将手中的婴孩狠狠地往台下掼去,看着它顺着台阶滚了下去,直到被雾气吞去。“出征在即,左总督回去吧。”我用衣袖擦了擦手,转身回了殿中。
殿外昏暗,殿中未曾点灯,昏暗更甚于殿外。
一人端坐龙座上,室内的昏暗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主子”人影忽的靠近,“啪——”脸上是火辣辣的疼。“主子”我的头低的更低。耀弯下腰,双手握住了我的肩,捏的极紧,仿佛想要扣入我的血肉之中。“姬姜姬姜!”他发狠地摇着我的肩,“我已经....已经失去了太多珍宝了。”“主子,”我伸出了手,环住了他的腰,暗自叹了一口气,“那不是你的孩子。”“可是....”“那不是你的孩子。”他沉默不语。“它是王疆的寄生物,英俄手中的木偶。”他继续沉默,我也陪着他一起沉默。不知过了多久。
“姬姜?”“主子。”
“我困了”“我扶主子。”
“我睡了”“我陪主子。”


眉毛和紫色的眼睛*当时正在中亚进行激烈争夺的英国和沙俄,都试图通过支持阿古柏政权,染指中国新疆地区,从而使新疆的局势更加复杂、严重。
阿古柏*穆罕默德·雅霍甫(Mohammad Yaqub Beg1820年-1877年5月30日),汉名阿古柏,被中国人称为“中亚屠夫”,为中亚浩罕汗国阿克麦吉特(白色清真寺)伯克。在沙俄以及大英帝国的幕后支持下,于1865年至1877年成立哲德沙尔汗国,后被清朝陕甘总督左宗棠击败。
以上注释来自百度
——————————————————————————————
来自一条懒癌晚期咸鱼的一个古老的脑洞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撞墙。_(:з」∠)_
小白文笔,勿喷_(:з」∠)_

  7
评论
热度(7)
  1.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洛嬴 转载了此文字
    😂打个气,加油,写得很好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