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亮瑜】平行(短篇,BE)

*私设有

*可能狗血









寒风呼啸着,雨点打在屋顶上哗哗作响,水珠连成线,落在屋外的空地上,诸葛亮摇了摇扇子,落下了一子。
屋内,没有点灯。









周瑜经常能见到诸葛亮,那个让自己屈居于第二的人,只是他潜心研究天书残篇后,蓝发的人影遍渐渐远去了,记忆中的影子模糊的快要忘却,但是想到他时,快速的心跳会提醒他,这个人,永生难忘。
诸葛亮的记性很好,或者说,只要他愿意,没有什么可以不记得的,但周瑜这个人,却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他是知道的,那个永远在自己“身后”的人,只是……









周瑜很生气,连小乔的话也听不进去了。
那个人说不认识他,啊,真是可笑,周瑜站在他的对面,大雨磅礴,压制了自己的火焰,心情也更加的沉重了。
压抑,太压抑了……
诸葛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周瑜什么都看不到,他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雨,没有战友,没有天没有地,更没有……自己……
抬手附上自己的额头,往日轻盈飘逸的长发有如千斤。
这是耻辱,周瑜惨笑着。
“你不会赢的。”纸上谈兵之人。
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诸葛亮不理解,他的确不认识他,确切地说,他没有见过他,但是那人却很生气,为什么?只因为我没有见过他?
在稷下时,周瑜的名字便常常被人提起,排在自己之后的第二名,不知道是同情还是可惜,感慨之余却惊讶自己从未见过他,可是他却见过自己,这很正常,但是,他更像与自己相识……
铁血都督,这盘棋中的节点。
诸葛亮笑着摆好棋盘,乔氏,终会让他走向灭亡,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哪怕,世间的所有人都祝福他们,即使,两人皆一见倾心。









“第二次”见面,诸葛亮点了香炉正在抚琴。
周瑜收紧了拳头,张了张口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琴弦断了,诸葛亮叹了口气,坐起身,摇了摇扇子道:“都督,想问何事?”
周瑜惨淡地笑笑,问什么?问你为何没见过我?还是……仿佛是泄了浑身气,再一次见到他以后,自己的目光,又回到了他身上,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只有他……
蓝发的人背过身,看不到表情:“如果你想问乔氏的话……结局是早就注定的。”周瑜嗤笑道:“这是我的事情,胜利和小乔,我都不会让步。”
“……”诸葛亮感到周瑜的面容又开始模糊了,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蜀地愿意结盟。”









雨越下越大了,执起白子,局开始破了。







敌人的剑刺入自己的心脏,周瑜听不到,身上有些湿意,周瑜艰难地笑笑,又下雨了吗?
诸葛亮,你自以为算尽一切,但是乔氏你算错了。




孔明,没有结果,是因为你啊……






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在战场,诸葛亮看到周瑜,青年的面容陌生到自己都开始惊讶,染血后,宛如地狱的修罗,危险,却迷人。
乔氏,即使土崩瓦解了,终究还是他的劫。





落下黑子,灯芯被点燃,诸葛亮推开木门,寒意渗入身体的每个角落,雨更大了。
公瑾,我们的确见过。









但是我们,是不能见面的,不,是无法见面的。



【END】



可能很多人看到最后还是有点迷,emmmm
怎么说呢,其实就像题目一样,周瑜和诸葛亮就像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一样,本应该像平行线那样不会有交集,两个人即使再想记住对方都会慢慢地忘记对方,而文中周瑜会记得诸葛亮是因为对他太过在意了,其实两人之间是有爱意的,这里最后应该也都看出来了。周瑜最后战死沙场了,因为周瑜的离开,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最终分开了一样,也因为这样,诸葛亮也记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切,当然,诸葛亮的确是和自己在下棋。其实到最后,没有结果的是亮瑜而不是瑜乔。
虽然装死装了很久但是文笔还是没什么长进,在此表示歉意

  20
评论
热度(20)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