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诈尸,高考等死,状态低迷,写什么都不知道(大概50粉开个点梗?)

【剑琴】绝音(超短篇,BE慎入)

已经不A梦间集了,喜欢人物,但是疲劳












北地暮秋之时的雨已经夹杂着些许的雪片了,如今初冬已是大雪纷飞,走过一座座山,从开始偶尔还会喝酒吟诗,青莲只是麻木地走着,衣服的下摆在大雪中飘动,这样的天气就连雪地里偶尔觅食的雪狐都已经看不到了。
“呵呵,要是你在这怕是又要再多穿一件貂衣了。”









青莲是知道的,工部一直是仰慕自己的,也迷惑过,自己究竟有何可以让他仰慕,同是器灵,同是一个时代的器灵,两人并没有多少差距,偶尔也会笑着问工部:“你说你仰慕我,莫不是因为我的身体‘强壮’?”工部只是笑笑:“你不会懂的。”
每每饮下苦涩的药汁,工部抓紧手中的诗集,也幻想过自己如常人般健康,与青莲一同饮酒时,胃部都会隐隐作痛,若是医师在一旁定会劝阻自己,但,只想放纵。










“青莲,我的折子……又被退下来了……”
“……你不要再上折子了。”
“你在说什么!你怎能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国家大事啊!”工部瞪大了眼睛。
青莲转过头没有再看他:“你不懂。”工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落寞而决绝,张了张口,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久便有人告诉工部,青莲辞官离开了。工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心中隐隐作痛,没有骗他。
“医师,给我治心病的药吧。”










走上雪山之巅时雪已经停了,白色亮得青莲的眼睛隐隐作痛,身后传来轻柔的琴声。
“你来了。”
“啊。”
“我等了很久。”
“抱歉。”
“呵呵,不知这天下,是一般怎样的风景了。”
青莲握紧了手,想要转过身去。
“不要转过来!”琴声戛然而止。
“工部,我……”
“……你知道了吧。”
“嗯……抱歉。”这么晚才知道,抱歉。
沉默了好久,工部的声音传了过来:“青莲……我好累。”
我知道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那就不要这样下去了
“青莲……”工部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丝哀伤:“转过来吧……我想看看你。”
青莲紧紧地抓着衣摆。
“拜托了……我真的……好累。”










已经七天了,青莲只是抓着剑一遍遍地舞着。脱力跪倒时,他又想起来了,工部离开的时刻,点点的荧光带走了工部带着泪痕微笑着的面庞,伸手抚上时,怀里抱着的,却是一把已经断裂的琴。
青莲收起剑,抱起一旁断裂的琴,收紧衣服离开了雪山,寒意透过飘落的雪花直达心头。
是啊,太晚了,若是那时我没走,你会把话说完,你会告诉你的渴望,你会告诉我……










那不是仰慕。



END




……没什么时间写,依旧短小,工部琴是被皇帝弄断的(因为奏折太扎心),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写梦间集的文了,这可能是最后一篇

评论 ( 3 )
热度 ( 25 )

© 花间独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