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一个更文很慢的小透明写手

 

【白信】幸福(短篇)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莫名激动。

ps:不要看标题那么好,其实它是一篇BE(对白信)





正文
 


 婚礼在一月,选的是最好的日子大吉的时辰,因是过年不久,热闹的气氛更是再加一重。
 屋外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李白看着自己的银发,发尾在烛光下闪着淡淡的白光,大红色帐子、被子、枕套还有明艳的喜服,转头望向新娘,藏在盖头底下头发也是美丽的银白,但思绪却渐渐的飘远了,与另一人重合。
 




 韩信有一个喜欢的人,他一直不敢开口,但那人却真的仿佛没有看出一般问他可有心仪之人,有时开玩笑,还带他去那烟花之地。韩信以为,他能够与他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他不说,他也不知道,他是龙,他是狐,就这样以挚友之情遮掩一生,不过是最后在婚礼上恭贺然后死心,大不了偷偷哭一场,埋了这心意,也娶个妻,若真放不下,就逃离父母一生不娶,可这世间哪会这般如意。
 




 李白见到韩信时心一凉了大半,白色的铠甲上沾染了鲜血,平日里干净的银枪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高高扎起的马尾也散了下来,变得暗淡无光,心中那一丝希冀终究还是浇灭了。他总说他的银发好看,问他龙族之人都如此好看吗,那人没次都只是笑笑,反问他青丘之人不也都像他如此好看,那一颦一笑,一瞬间,在脑中如镜面般碎了,一片空白之中,身体已作出了抉择。
 “韩信灭了他族群”,冷酷的事实如刀子般插入胸口,李白感觉眼前一黑,身体虽在动,空白的脑子却映不出任何事物,等到在看见时,眼前的一切却如一盆冷水从头淋下。
 



 那天,那一刻,那条龙的温度高得惊人,却又让他冷到了骨子里,那样的告白,他从未听过,是那样的深入骨髓,挚友与暗恋的情绪让他感到后悔、自责、不忍,族人的性命却又让他不得不手刃眼前的人,他没有犹豫,可当爱恋之情与灭族之歉意传到心中时,共鸣与欣喜,绝望与不知所措,一瞬间淹没了他,麻木地说着“我爱你”,那人最终叹道:“这一切……终是……我错……太白……你可知……褪去狐皮……现凤骨……”
 



 
 已不知过了几载,但这世间,早已没有了青丘李白,只有那凤族李白,没有了龙族韩信,只有那一抹孤魂与龙架。
 



 李白轻轻掀开头盖,女子姣好的面容显露在烛光之下,散发出如珍珠般的光华。
 “昭君,太白这一生,交付于你了。”
 “妾身之幸。”



END



写得不好,轻喷,如果想给作者寄刀片,本作者已经身经百战了。

  30 2
评论(2)
热度(30)

© 某透明写手的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